我为什么黑衡中模式

2016年从河北省石家庄二中南校区毕业后,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矢志不渝地黑自己的母校和所谓衡中模式。
我觉得有道理上的原因和情感上的原因。
我暂且不取讲道理,只讲几个我的故事。

(一)

 

高中的时候我暗自喜欢上了编程。
但是学校是衡中模式,严禁带任何电子设备,甚至宿舍里都没电源。
于是我自己买了本厚厚的《C++ Primer》,在课余时候用纸笔默写上面的代码。
那时候趁着午睡时间偷偷摸摸读上一会这本大厚书也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享受。
我明白学习编程难以对升学有显而易见的帮助,
的确,我也不想让一个爱好成为一场押上前途的赌博,
但在这里,我连仅仅拥有这个爱好的权利也没有。
前几天我在演讲稿中写:
“Our possibilities were being strangled day by day, minute by minute, second by second in our most familiar daily tasks.
And what’s worse.
What’s worse is that we have got so comfortable living this way
that we wouldn’t even consider deviating from our designated path for one moment.”
是啊。
至少我还尝试过。
多少人连尝试拥有一个爱好都做不到。

 

(二)

 

在这样的一个学校,我愈发找不到任何安全感与归属感。
身边也很难找到执意反对这种模式的,价值观相似的朋友,
更不必说一些反智而固执己见的老师。
每天又不得已地面对着枯燥重复却又充满竞争的作业考试。
当时的我就像一只鸟,在哪里都是警觉地稍作停留,都随时准备着飞向下一个枝梢。
这种状态下,人是生活不下去的。
于是,我冒着被开除的危险给自己筑了个巢。
每天在熄灯以后蜷缩在被子里,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掖好被角以免漏光,然后戴上耳机,音乐响起。
我闭上眼睛,在黑暗中默默描绘音乐中的场景,
“If I could bottle up the chills that you give me/
I would keep them in a jar next to my bed/
And If I should ever draw a picture of a woman/
It is you that would come flowing from my pen/”
终于能长舒一口气,
世界上原来还有这样的美,
让人愿意为之好好活着。

 

(三)

 

每个月有两天月假,这是我唯一的离开学校的机会。
每次回到城市都感觉恍若隔世,
面对高楼的丛林不知所措。
在公交车上看窗外霓虹掠过,
拉开车窗,呼吸着北京秋季清冷的空气,
空气里都是自由与可能的气味,
令人迷醉。
在衡水模式下长大的孩子们,
或多或少的会对城市有一些执念,
或许常人看厌的高楼的丛林,
于我们也是难以想见的风景吧。

 

或许越是压抑和灰暗,人就能越珍惜和欣赏美。
我的音乐与温斯顿的黄金乡无异,是徒然自欺的幻想,但对自己却有无比崇高的意义。
我想要的不多啊。
只是闲暇时能自由地用键盘写写程序,
拥有自由的互联网连接,
能随时随地沉浸在音乐里,
能在生活中看到黑白以外的颜色,
能随心所欲地探索可能。
过去的三年,衡中模式剥夺了我全部这些权利。
我不想任何人再受到这样的剥夺。
这反人类的东西,见一次黑一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